栏目导航
中国人为何能一“住”5000年
发表时间:2019-01-22

图1: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年~1975年),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曾被誉为“近世以来最宏大的历史学家”。

所谓“文明”,就是一个向未来连续演化的进程。而文明之前的原始社会,则是变革非常缓慢的结束社会。

多元一体、巨大“丛体”、总进程……,同一时期或者更早的世界其余文明,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统一地区更早时代的人类陈迹、农耕聚落、石质工具、礼器和符号、文明圈特色……,都是文明吗?当然不是。如此说来,在距今5000年前后,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总进程的赫然发生,不仅是中华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世界人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上一篇写道,今日中国人站在70年新中国这个新的高峰回望历史之路时,会在5000多年前那个起点处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个多元一体的伟大“丛体”在“黄河、长江跟西辽河流域”这一广阔的土地范围内同时产生,并启动了“中华文化总过程”。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文扬】

根据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的研究,在他那个时期,西方学者在全世界总共发现了超过650个“存在充分材料的”原始社会,而人们断定,曾经存在过的原始社会数目还要多得多。然而,从数量巨大的原始社会中,最初只有很少多少个社会直接从中怀才不遇,启动了各自的文明发展进程,成为第一代的文明社会。汤因比的观点是只有6个,即古代埃及、苏美尔、米诺斯、玛雅、安第斯、古代中国社会。[1]

留心:第一代文明社会中不古代印度 [2],也没有古代希腊,当然更不所谓的西方。因为各种证据表明,它们都不是原生文明,而是以更古老的文明社会(如苏美尔、米诺斯等)为“母体”的第二代“子体”社会。而西方社会,更是罗马天主教会跟东正教会破裂之后的一个第三代新生儿,其“摇篮地”从古代希腊社会向西北方向转移而来,距今只有不到1500年的文明史。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百合图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