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阅读昭通•群山丨诗歌写作中的“麦芒精神”开
发表时间:2020-01-30

  麦芒者,顾名思义,麦穗上的锋芒之谓也。窃以为,老诗人艾飞先生以之为自己命名,乃有深意存焉。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充满激情且拒绝随波逐流的诗人独特气质的表露。麦芒在形象上并不华丽,也不浪漫,但朴素馨香、昂扬向上、不屈不挠的个性气质,着实令人敬佩和赞叹。麦芒永远保持着一种刺向世俗生活的姿态,其锋芒可以刺穿虚伪、打破陈规,对世事保持不妥协的抗衡姿态。另外,麦芒还有一个特别宝贵的特点,那就是短小,在当前各种视听艺术、各种文学体裁都在往长里写、往大里做,增剧集、凑字数的风气愈来愈重的情况下,这种短小精悍的诗歌体量就更值得提倡,也更令人尊敬。捧读麦芒先生的自选诗集《麦芒小诗精选》《麦芒诗抄》以及麦芒之子、青年作家、评论家艾自由先生编著的《诗痴麦芒——麦芒诗文评论集》,更让我浮想联翩,激情难抑,于是欣然执笔,写下如许心得文字。

  麦芒先生可谓云南省昭通作家群中一个特殊存在。他坚持诗歌创作40余年,其诗歌创作在当代中国诗坛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代表性。《麦芒小诗精选》,精选了诗人迄今为止创作的小诗精品;《麦芒诗抄》,选收了近10年来诗人创作的诗歌300余首;而《诗痴麦芒——麦芒诗文评论集》,则精选了全国各地作家及诗人艾青、穆仁、晓雪、夏天敏等文坛翘楚对麦芒诗文的评述文章88篇,海内外文朋诗友同麦芒的文学通信77件等等。麦芒的诗歌作品体量大,内涵深,不论从思想内容上,还是题材形式上,都可谓包罗万象,色彩纷呈:大到对宇宙星辰、中外历史的思索,小到对生活点滴,水、石、树叶或小人物的描述与思考。可以说,以小叙大,是麦芒诗歌的独特品质,也是他诗歌的艺术特点。

  麦芒先生作为昭通当代诗歌的拓荒者之一,是昭通第一个在《诗刊》发表诗作的诗人,对昭通同辈及后辈诗人无疑产生了有力的影响。麦芒的诗作字数少,但充满哲理。1979年10月,麦芒在《诗刊》刊发了一行诗《雾》:“你能永远遮住一切吗?”引起争论并轰动一时。难能可贵的是,在当代文坛长风劲刮的态势下,麦芒一生坚持短诗创作,被评论家们誉为“麦四行”“短章圣手”“诗痴麦芒”。麦芒一生创作求精,专攻微型诗写作,从1—3行体,写到4行体、6行体,再到12行、12—60行以下,形成了自我独特的诗歌表现形式。的确,能用一两句、两三句话将事物以诗歌的形式写出,这样的文字功力了得。麦芒的诗虽短,但能以小见大。写人抓住人物特点,写事充满时代拷问,既有对人生人性的思考,也有对民族命运的思索,如是写作方式,折射了麦芒对文字的敬畏和珍视。麦芒诗歌,排列方正,节奏明快,疾徐有度,凸显音乐美、建筑美,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习惯。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麦芒先生的人生经历,艰辛而坎坷,先后为流浪者、工人、摄影师、撰稿人……多样丰富的人生,赋予了诗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写作资源。麦芒因写作改变命运,破格进入国家干部行列。麦芒自幼爱好文学,勤于读书思考,坚持业余进行诗歌创作。其诗作发表于全国各地及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刊物近200 万字,出版诗文集9部,获奖10余次。40年来,他抱着“终其一生,九死不悔”之决心,从事诗歌创作事业。诚哉斯言:“唯有有趣的灵魂,才可能洞察诗歌的真相,麦芒是他的时代昭通最优秀的诗人,犹如一道闪电撕开黑夜。他在时间的缝隙中踽踽独行,背影有一丝悲壮,正因为这样,才让人敬仰。”麦芒的视野十分宽阔,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更有一个善于思考的大脑。他的诗歌写作,往往直抒胸臆,富有真情实感,身边事情是他的诗歌写作最好的资源,生活美学是他从事创作的不二法门。有论者认为,麦芒的诗很朴实,朴实得像梦中的呓语;麦芒的诗很天真,天真得像孩子的傻话。他总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心灵感受世界,文字像清泉般地清纯,如赤子之心一般真诚。

  麦芒先生的审美目光,不但向外观察扫描茫茫无际的大宇宙,也向内审视自我内心的小宇宙,充满如托尔斯泰所说的“心灵辩证法”,这是当代诗歌写作者应该向他学习的地方。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经典诗歌也是如此,小我与大我相融合。诗歌要有生命力,不能无“我”,亦不能忘“我”。一个诗人,有“我”和无“我”,写出的作品大不一样。麦芒诗作的“有我之境”,对于当代作家和更多业余作者的启发是极为珍贵的。最重要的是,麦芒是一个用生命写作的诗人,他的诗歌融入了自我生命的思考。每个作家都有一块令其为之倾心的热土或根据地,在此意义上,昭通是麦芒的一块诗歌写作的福地。在昭通这块经济相对贫困的土地上,文学精神不仅不贫穷,反而很富裕,文学之花不但未枯萎,反而更鲜艳。应该说,麦芒的诗歌写作,从这块土地上汲取的丰厚文化养料,是他诗歌创作灵感的不竭源泉。

  麦芒先生的诗歌创作,历经从长而短、短至1行、1行至4行的诗体实践与探索。麦芒的诗歌形式短小,体制精微。因此,当语言进入诗歌中的时候,便形成语境,成为话语,就有了它自身的生命力。它们携情带理,直逼生命的本质。它们简洁隽永,鲜明生动,可状尘埃之微,堪比宇宙之大。这样的例子,在麦芒的诗集中可谓比比皆是。麦芒笔下的《生活》,是“一坛打翻在地的油彩”;麦芒看《老子》:“两千多年过去了/一点/也不显得老”。麦芒说《冰心》:“一个‘爱’字/写了一辈子//一辈子/写了一个‘爱’字”。麦芒写《星星》:“含泪的夜的眼睛”。麦芒绘《朝阳》:“大海边的一滴血”。麦芒论《官场》:“一个大染缸”。麦芒谈《政治》:“学会看一把手脸色行事”。麦芒状《诗人》:“疯子+傻子”。麦芒以其对诗歌的热爱与痴迷,在文学的天空展开其无怨无悔的飞翔。当代中国诗坛因一首短诗《雾》迅速记住了麦芒(艾飞)这个名字。20世纪90年代后期,麦芒从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的一则诗话中得到启示,开始对现代四行体诗进行尝试和探索,即每首4行,2行1节,可押韵亦可不押韵,力求形式简炼、内涵丰富和张力持久。《麦芒四行体诗二百首》受到晓雪、马瑞麟、于沙、阿红、梁上泉、杨星火、穆仁等省内外诗人与诗评论家的关注和首肯。实践证明,麦芒对新诗的探索是成功的。有读者称:“艾飞(麦芒)的诗歌对威信的贡献就像杨丽萍的《云南印象》对云南的贡献一样大。”“在云南,在昭通,在历史文化名城威信县,麦芒占据着不可替代的独特文学地位。”正因为如此,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陈建功挥毫为老诗人写下“麦芒凝神韵,字字可为珠”的评语。诗歌,为麦芒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使他成为乌蒙高原上一只会写诗的山鹰,成了故乡扎西的一个文学品牌。

  《毛诗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麦芒的诗大多有感而作,这点,在艾自由先生主编的《诗痴麦芒——麦芒诗文评论集》中有着集中的阐释。书中,众多名家在序言、评论中对麦芒“终其一生,开奖记录官方网站九死不悔”的创作精神及其作品的点评,对于人们了解诗人麦芒及其诗歌创作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正如有论者指出:麦芒先生以创作小诗见长,并取得丰硕成就。无论从题材上看,还是从内容上解读,皆可用包罗万象、五彩缤纷来形容。麦芒的小诗外形虽然“小”,但所叙述内容却“很大”。以小叙大,是他诗歌的品质,也是他的小诗光芒四射的原因。与沈从文等作家一样,麦芒在学校求学的日子不多。他砥砺从文,全靠自学,是典型的自学成才者。在不少咏物诗中,他都有意在物外的追求。例如:“要数你的底价最便宜/人们一天也离不开你”(《大白菜》 ) 。麦芒的诗句虽然短促,却高度凝缩,字字千钧:“有谁听说曾给野草播种/绿遍神州多是尔等英雄”(《野草》)。他的诗歌语言往往朴实无华,却能直抵人心:“为人类遮风避雨/到头来碎片一堆”(《瓦片》)。

  进入21世纪网络时代以后,诗歌发生了多样化的嬗变。表现之一,是诗歌的娱乐化。2005年前后出现的“梨花体事件”以及之后的各种网上争讼,寄生于网络噱头的或大或小的笔墨官司,各种“行为艺术”与“作秀”活动,这些不但成为人们关于文学观念和诗歌功能的新的理解方式,而且深刻地影响了整体的诗歌环境。新世纪文坛不能说没有好诗出现,但那些以娱乐为诉求甚至立志让人读不懂的自我封闭式的诗歌,对人的生存、尊严、价值、幸福和发展,对和平、宽容、同情等伦理思想是麻木的、无感的。在这样的文学态势下,作家、诗人的创作生命力正在迅速萎缩,创作资源单一,内容多有重复,形式诡谲古怪,多数在玩“文字游戏”。有鉴于此,现实主义精神的回归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何谓现实主义精神?简单说,现实主义精神要求作家将历史与现实的艰难、困苦、磨砺转化为奋争、理想、信念,用充满心灵辩证法与美学张力的文学作品来还原、升华现实人生,从而使文学创作具备崇高的价值意识,强烈的审美、审丑、审智等功效,并最终化为“灵魂的声音”,实现美好文学愿景。麦芒先生的诗歌写作经验告诉我们,要实现现实主义精神浸透下对生活、对人物的理想赋形,作家、诗人不仅要懂得向前看,也要学会向后看,回眸我们的来路,从众多文学前辈身上汲取营养,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现实主义文学大师托尔斯泰说过:“离开现实存在的肥沃土壤,艺术就会被抽空为无决断的‘审美冷淡’,艺术的超越之维也会蜕变为无聊的文字游戏;放弃‘超越存在’的冲动与努力,艺术就会委顿为媚俗的狂欢,艺术的生命之源也会被风干为封闭的‘实存’。”现实主义精神要求我们的作家、诗人,要面对人民、面对祖国、面对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而写作。作家和诗人笔下的文学作品,只有立足时代,反映人民群众的生活真实和思想感情,才会有永久的生命力。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深有感触地说:“对当今中国的作家艺术家来说,世界在远方,世界更在脚下。我们要深刻地意识到,越是全球化,越需要坚持民族文化的根性和本位,越需要民族文化的自觉和自信。而越具有文化自信,我们也就越加开放和包容,更强烈地认识到中国作家、艺术家对全世界、全人类的文化责任。作家、诗人只有以自觉的现实主义精神统领,以广阔的胸襟和敏锐的眼光,坚定地站在华夏大地之上,深刻认识民族历史和中国经验,深刻认识时代发展的内在规律和方向,深刻认识中国人民的精神追求和伟大实践,才有希望不断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精品力作。”

  综上所论,窃以为,诗人应该像麦芒先生那样,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精神,始终坚守小我与大我融合的写作思路;要将时代情绪、民族传统同诗人的个人气质真正结合起来。麦芒的诗歌写作实践昭示人们:诗歌说到底是一种关乎心灵的艺术。所谓“阅尽人间千般事,好诗不过是人情”。麦芒诗歌的价值和魅力告诉我们,无论写什么、如何写,都是特定时代、特定民族、特定人群共通的社会心理、价值观念和审美理想的体现,都要反映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中国诗歌形式探索的丰富性、广泛性和借鉴性,在最近30年时间里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但是,诗歌本身还远不止这些,它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文学精神、诗性灵魂。也就是说,诗歌是有灵魂的,这种灵魂不仅仅是形式,更重要的是精神。笔者为何要在这里研讨麦芒的诗歌?就是要让当代的诗人们由此看到、悟到这样一个道理:为什么写诗?写诗给谁看?看了以后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坚持现实主义精神的诗歌创作,首先意味着诗人要对历史生活的真实性负责。诗歌写作只有反映了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感情,作品才会有生命力,也才会有审美价值。检视我们当前的诗歌创作,这些年之所以饱受人们非议,最突出的弊病就是故弄玄虚和向壁虚构。李白、杜甫的诗歌之所以能够名垂千古,就是因为他们的情感始终与民族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和他们身处的历史时代、民众生活丝毫也不隔膜。鲁迅曾说过,“说真实自然须有极大的勇气的;假如没有这勇气,而苟安于虚伪,那也便是不能开辟新的生路的人。”考察麦芒先生的诗歌创作,突出的一点就是真实,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声音。他的诗歌,凝结了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的梦想和失落、奋斗和挣扎、悲欢和离合、爱恋和仇怨,乃是人们理解世界、理解他者和理解自我的最直接、最灵验的钥匙。同样,走进麦芒诗歌的文本现场,也就意味着走进了凸显现代人文精神的灵魂博弈场和人性演绎场。麦芒诗歌所坚持的人民性立场及其以人民为中心的态度,既是自我生命的表现,也是民族大众的心声。本港台j2在线直播。在麦芒先生的诗歌选集当中,我分明听到了一个置身彩云之南、昭通威信的老诗人以诗歌的名义发出的正义、响亮的声音,感受到了云南大地上荡气回肠的古今雄风。

  周作人在《论小诗》文中有云:“如果我们怀着爱惜这在忙碌的生活之中浮到心头又随即消失的刹那间的感觉之心,想将它表现出来,那么数行的小诗便是最好的工具了。”在此意义上,我觉得麦芒先生身为一名资深诗人,以身作则,带头写短诗、写小诗,这一点特别可贵与难得。在短诗或小诗的写作上,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本港台论坛少错六肖皮查伊称增强现有的隐衷和!中国作家冰心的《繁星》《春水》以及诗人田间的“鼓点诗”“街头诗”等,都对麦芒有着深刻的影响。麦芒的贡献在于:他在新诗写作中,传承并弘扬了小诗这种诗歌形式。他发表的第一首诗《小公鸡》,以及后来发表的一行诗《雾》,短到只有九个字:“你能永远遮住一切吗?”但界域非常广阔,寓意也十分深刻。宋代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诗有别趣”。明代袁宏道在《西京稿序》中亦言:“夫诗以趣为主”。麦芒的小诗,“趣”字当先,境界独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万中取一,以一驭万”。麦芒小诗的意象建构丰富,变幻角度灵活,善于运用对比、聚凝、发散、定格、旋转等手法,遵从诗歌写作的美学原则,寓丰富于单纯,以瞬间表永恒,从而凸显“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国”的高妙艺术境界。

  总而言之,麦芒先生是以小叙大、以短见长,这恰与某些人以大见小、以长露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可以说,麦芒先生的诗作,对捍卫中国诗歌的含蓄、精粹、高洁是有贡献的,彰显了一位老诗人有立场、有态度、有追求的诗歌写作的“麦芒精神”。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文学评论委员会委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他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艺术报》《中华读书报》《文艺报》《文学报》《中国文学批评》《中国文艺评论》《文学自由谈》《南方文坛》《名作欣赏》《文艺评论》等报刊发表文艺评论性文章 800 余篇,出版文艺理论批评专著《解构与重构》《意义的重建》《全球化视野与新都市语境—— 深圳文学30年论稿》3部。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百合图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