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书城》书单(2019年第3期)
发表时间:2019-06-12

  吕思勉、钱穆等近代史学家笔下的中国史,具有中西兼通的大视野和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而吕思勉先生讲中国通史的著作,又因为“新通史”的撰写体裁和“为民写史”的全新观念,广受读者喜爱。张耕华教授的选编以一本书的体量集中呈现了吕思勉先生讲中国历史的精华,可谓了解中国历史的方便入门读物。

  爱伦·坡是个怪才,《我发现了》是本怪书。它既是又不是坡所宣称的一部“散文诗”,而是科学与文学的奇妙杂交,仿佛是坡自童年起便敝帚自珍的一个百宝箱,将他毕生所学、所识、所思一股脑儿塞进去,到人生边上再一点点地归类理顺,倒也自成逻辑,以文学遗言的方式对宇宙的来由和去向做了一番清奇的剖析和预言。

  鲍德里亚在本书中对室内装修设计、居家世界和汽车、收藏、古物、无意义的小发明、奢侈品、信用贷款、广告等消费物的分析,虽然历经半个世纪,但依然具有穿透力。书中,鲍德里亚试图对种类繁多的消费物加以区分,并勾勒出一个物品的“语言结构体系”,由此揭示出现代人如何被“消费”所掌控。

  与常见历史载体不同,《中世纪人》并非以王室贵族的你争我夺为主题,这种做法在艾琳·鲍尔看来正令历史的书写死气沉沉。作者将六个普通人的生活置于历史舞台的中心,通过账本、日记、书信以及遗嘱等资料,生动细致地勾勒出欧洲中世纪的常人生活,令遥远的中世纪宛在目前。

  ……(这本书)用文字的镜头呈现出沈从文别样的人生,我们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沈从文先生也一定在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我们这些仰视他的读者。当我们重新阅读完沈从文的《边城》《长河》《三三》等作品,掩卷沉思的时候,若能看一眼李辉笔下保存的沈从文先生的音容笑貌,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诗歌集也能改编成电影,表明这个诗歌集一定是触动了生命一定是冷彻了周遭一定是孤独了心魂。瞬间与本真一定是这个诗歌集的最大密度的蓝。究极而言,诗是一个国家的记忆。而日本恰恰又是诗的国度。那么日本的记忆,日本人的记忆,也正是由诗人留下的那个清冷与小白:“不会死亡的事物/ 不会终结的事物/ 便不可能是美丽的。”

  普鲁姆重申了达尔文的理论,强调性选择与自然选择的性质是不同的,因而造成的贡献也显然不同甚至背道而驰。他的主要观点包括:性选择是唯美的,异性选择的目标就是美丽,而不是什么“健康指标”;优胜劣汰这个乏味的机制根本不能解释生物界的千姿百态;性选择和自然选择重要,审美进化和配偶选择自由这些方面的研究一定要立足于性选择。

  现代城市的改造事关人的生活环境,也属于生命科学,而不仅仅是物理科学。说这个道理的,也是雅各布斯。换言之,由市民社会组成并维护的城市,是有机的生命体。用物理的概念,花费再大的资源,堆出的只是一些高、大、宽、新的积木。

  卡黛哈的阿尔及利亚抛开温情的回忆……到处都在流血,肚子上、心上、脑袋上都有无数的伤口,有的结了痂,有的还没有愈合, 可以听到他声音里的愤怒、震惊和黑色幽默,或许只有幽默才可以让人承受破灭的理想、疲惫的日子和无法入睡的夜晚。写作是他的反抗,是呐喊,也是歌谣,听过的人都会被词语的暴力和诗意迷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百合图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